设为首页 | 收藏本站 | 微信公众号:ynxinli
强迫症咨询
您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强迫 > 强迫症咨询
怕犯罪、怕犯错类强迫症案例解析

信息来源:一宁心理咨询  浏览:142次  发布时间:2019-12-29


  小朋友在学校弄脏了衣服,放学后主动对妈妈讲,有“主动认错,以求宽恕”之意,没想到妈妈还是那么责备,这一场景,让K深有感触,想起他小时候妈妈对自己的态度:

由于妈妈太爱指责了,以致无法预测妈妈会在怎样的情况下指责,而这个指责的强度,又让自己十分受不了。

妈妈当然对K有许多许多温暖的时刻,但早已被指责的体验淹没了。在我们内心,唯有无支持的被抛弃的体验。

K体验到,小时候,妈妈或其它重要他人,就是孩子的全部,就是孩子的整个世界。因此长大后,特别容易认为,整个世界就是充满指责的,而且指责的强度很大。

处处是不可预料的强度很大的指责,且孤立无援,犹如被抛弃的孤儿。这就是K的核心记忆,可称之性格结构,譬如房子的承重墙,十分坚固。换句话说,核心记忆决定了我们的性格特点。

这个核心记忆,深刻决定了如下表现:

一、人际交往表现。

1、不敢与他人亲近,尤其是与女人,(如果你小时候父亲凶,则尤其是与男人。)迟迟不愿意进入婚姻。

虽然这样孤独地难受,但宁可孤独终老。早期咨询时,K曾黯然神伤,父亲老了,卧在病床,中年的自己,陪在父亲身旁,没有老婆,没有孩子,妈妈已经不在……

宁可孤独终老,体现了“信”的缺失---我不相信我会被人爱戴。

2、进入婚姻后,对伴侣的指责特别敏感,容易受不了。

3、通过自己吃苦的方式,来回避他人的指责与惩罚,而越回避,承受指责的能力越弱。

例如,自家用的电热水器,价格很便宜,且用了25年,却毫不担心是否安全(因为是自家用,无所谓指责)。而装修出租房时所买的热水器,价格适中,却还担心质量不好,引发了事故,可能引起租客受伤,从而受到谴责。

二、咨询关系中的表现。

为了回避可能的指责,在许多细节方面,过多为咨询师着想。比如,早早预交心理咨询费,觉得晚交咨询费,有与咨询师关系断裂的危险。我们在咨询中,就这一现象做过讨论。

这呈现了来访者深层次的恐惧,指责固然可怕,更可怕的是,指责之后,接着是“被抛弃”,那时,自己将进入孤立无援的没有支持的状态。

简单地说,呈现了来访者对孤立无援的恐惧。

来访者曾经描述到:

犹如待在真空里,无法连通空气,感到窒息,喘不上气,犹如泡在水里,却还游不上来,凉的难受。小时候,妈妈怒吼自己之后,就是这样的感受,直到几小时后,妈妈主动找自己,难受才消失。

有些读者此时可能会想,是否心理咨询会让来访者依赖上咨询师?第一,有些朋友一直处于孤立无援的状态,能安全地依恋上一段关系,是很大的胜利,是一种享受,是疗愈的必要条件。第二,在咨询关系快结束时,要围绕分离充分讨论,以使来访者能够分离。第三,不同类型的困扰,咨询重点不同,有的困扰,重点是如何走向独立承担。

换句话说:早年经历太孤立的朋友,我们要让他感受到依恋的美好,早年经历得到的爱与照顾太多的朋友,我们要让他学会独立。两者都要达到一种恰到好处的舒适的状态。

三、梦与意象中的表现。

这里的意象是指,在心理引导师一宁的引导下,或已经熟练的来访者自己引导,头脑中所浮现的画面,意象相当于白日梦,同梦一样,能呈现性格结构。

与指责相关的梦与意象,特别多,仅各举一例,也许你能从中体会到,它们与上述人际关系和咨询关系的表现,相互印证。

被指责的意象:

天空中,有一张牙舞爪的有攻击性的怪物,地上是惊恐的小孩。

与指责相关的梦:

我有一个孩子,男孩,3-4岁,很好动,样子似乎就是幼年时的我。在家里他一直在玩,我看着他,他喜欢翻各种东西,把东西弄乱,我在后面收拾,告诉他哪些东西不能动,但他并不听我的。我一开始收拾他弄乱的东西,心情还可以,还逗逗他,但后面就感到烦躁了,也没心思逗他了(我喜欢家里干净、整洁、有序,孩子玩耍会破坏这种感觉,我感到不太舒服)。他玩累了,穿着开裆裤坐在床上。我心想:总算能安静一会了,我也能歇歇了。但谁想到他突然拉屎,而且顺着大腿根流出来了。有点像拉稀,屎是褐色的。屎正好沾染在一个白色的枕头和我的一册书上,这册书很贵重,是别人送我的,我很珍视,生怕孩子捣乱弄坏了,所以一直小心地保管。但这次看到书被弄脏了,我突然就暴怒了(另外干净白色的枕头也弄脏了,我也很难忍受),情绪一下就无法控制了,把孩子从床上拎下来,让他站到地上,开始抽他耳光。耳光抽的很重,过一会孩子脸颊就红的见血丝了。打孩子的时候孩子好像哭了(应该是哭了,有点记不清了)。打了好一会,我才住手。我老婆看不过去了,说:你干啥这么打他呀?!我也没说话,气仍旧没完全消。过了一会,老婆和孩子从我身边走开了,剩我一个人了。我感到有些孤零零的,又感到发这么大火后觉得害怕(怕受惩罚的感觉),打孩子的那只手还在发疼。

解梦:

这个梦呈现了来访者内心的剧本,一个活泼的没有成人规则感的孩子,与一个愤怒的成人。

现实中,来访者事实上还没有孩子。言行温和,很少像梦里这样暴怒,总是擅长为他人考虑。这不难得出一个推论:

把内心愤怒的成人当成了现实中的他人,进而害怕地回避,以常常为他人着想的方式回避,以自己受苦的方式回避。

孤立无援的梦:

我在##街的房子里,有我和爸爸两个人,这时有两个女人从外面进来。我并不认识她们,浓妆艳抹,也不喜欢她们,但她们进了我的房间。我有些愤怒,让她们离开我房间,但有一个女人这时开始脱衣服,瞬间就把上身脱光,露着乳房,还把我的房门关上,说:都这样了,你还躲什么呀?我非常愤怒,冲出房间,到了客厅。这时又进来另外的人了,有一个人在前面跑,后面有一群人在追。这个人好像犯了法,或者是个大盗。他穿过客厅,径直从客厅的窗户一跃,跳到一楼的泳池里了(房子在6楼,跳下去是很高的),这时后面追来的人刚到,见他跳下去了,有些无可奈何。我心里还感叹:那个人好勇敢。但心里又隐隐地感觉:家里好乱,又是女人又是追杀,这个房子很不安全,外人随便都可以来。这时两个女人又从房间里出来了,我让她们立刻走,但其中一个笑着说:你这么不欢迎我们,但你父亲刚才还给了我们两万块钱呢。我很吃惊,回头看父亲,他呵呵地傻笑,看样子是真的。我很愤怒,很想打父亲耳光。同时很羞愧,觉得无地自容。

解梦:

你是否感受到,做梦者,被一群女人,还有自己的父亲刁难。而做梦者没有任何其他人支持。

四、症状表现。

由于指责对自己而言,就像一个人在身后,抵着一把锋利的剑,只要做的不好,就会被刺,而且,怎样才算做的不好,很多时候没有一个明确的标准,面对这种胆战心惊时,有一个支持自己的人,一起反对指责者,一定安心不少。但来访者的心中,却孤立无援。因此,注定演变为如下强迫症症状:

1、担心针头与艾滋。(进而妈妈指责自己,虽然妈妈已经去世了)

2、担心牵手让很多年前的女友怀孕了,进而带着孩子找上门来。(进而别人指责自己)

3、用了单位几十张白纸,担心是盗窃罪。(进而别人指责自己)

4、担心亵渎了神灵。(进而神灵指责自己)

5、担心地板太滑导致租客摔倒进而找自己麻烦。(进而别人指责自己)

6、总觉得自己骑车撞了人。(进而别人指责自己)

7、碰到小女孩尿片,担心是猥亵儿童罪。(进而别人指责自己)

8、……不胜枚举……

K担心座位上有带艾滋病毒的针头,会刺到自己,担心牵手就让女友怀孕了,这两个表现有妄想的味道,是比较严重的形式。是被指责的精神压力过大,导致现实检验力暂时缺失所致。在后期的咨询中,由于各种心理功能逐渐恢复,来访者没有再汇报这种脱离现实的症状。而是像5、6、7一样的与当下现实相关的症状。

担心针头扎自己,还有被害的感觉,自己没冒犯别人,别人也会扎自己,这折射出,K的内心世界里,指责已经大到无处不在,无缘无故,无孔不入。

在一宁心理咨询中,K慢慢加深了对内心世界的觉察力。觉察力让其越来越清楚的看到:担心艾滋,不是怕自己生命受损,而是担心亲人因此指责与抛弃自己。这个看到,让我们对K的恐艾,不再迷惑,K的困扰也渐渐减弱。

当他给阿姨打电话,与爸爸交流,诉述怕艾滋的困扰。亲人们总是耐心的开导他,而没有指责与抛弃他,这带给了他安全感。来访者自述:这时候有“找到同盟”的感觉,让自己觉得心里踏实,即有背后的力量在支持自己。

当我们不再被表面的症状迷惑,而是聚焦核心记忆在人际关系中的表现,在梦与意象里的表现,多多谈论夫妻关系中存在的指责焦虑,谈如何与另一伴相处,谈咨询关系中存在的指责幻想。自然就对表面的症状顺其自然了,没有再纠缠它了。一方面,注意力较少指向表面的症状,因此容易淡忘症状,另一方面,我们直接在本质的、根源的层面上谈论,譬如釜底抽薪,而非扬汤止沸。

为了更清晰的表达,下面用图解的形式,把上述内容串联起来:

 

这张图,通用于执着型、本我超我冲突型、关系型、自尊脆弱型、死亡恐惧与疑病观念型“强迫症、焦虑症、社交恐惧症、失眠、疑病症、抑郁症。”

这种图展现了,真正的改变,是核心记忆与性格特点层面的改变。

核心记忆同时外显为“梦/意象、症状、关系”。

真正的改变是同步发生的,上图除了成长经历以外的所有4个模块,同时发生转变。但许多困扰者只热衷于如何消除症状,的确也有一些方法,来帮助应对症状。

但自助了多年的你,是否总体感受到:

1、总有反复往水中按木块的感觉,按下去,又浮起来,按下去,用砖块压着,不小心碰掉砖块了,木块又浮起来,好像总难稳定。

2、有时候有陷入困境的感觉,无论如何,都接纳不了。

当我们从关系、意象与梦、等角度干预,一方面,如前所述,容易自然淡忘症状,另一方,症状也会跟着减轻。

如何干预呢?包括但不限于如下3点方式。

1、提高觉察力,看清强迫症的迷雾,也即看清了症状与核心记忆、意象、人际关系之间的联系。上文即是几十次心理咨询交流的成果。在公布本文前,先发给当事人K阅读上文,K读后反馈到:

“写得真好,看到自己的样子是这样,也挺震惊的,觉得都不像那个熟悉的自己了。”

每个人内心都有一个关于自己的容貌,简称心的容貌,心的容貌不同于外在身体和面部的容貌,它抽象,天天受其影响,但难以自知。也许有缘结合你的梦境、人际关系表现、症状、早年经历,为你刻画出来时,你也会如K一样,感到“震惊与不熟悉”。

2、通过释梦来发现盲区。

例如:在恋爱阶段,来访者差点中断了恋爱关系,因为迫于无意识里指责的压力,以及不相信有他人之爱,不想进入婚姻关系。并在言行上情感上不投入,使得伴侣也心灰意冷。

正好当时来访者做了“剪头发的梦”。此梦帮助我们看到,来访者在“剪断感情”,头发象征感情。当我们把无意识的回避模式挑明了,来访者自然会有意识地主动交往。

3、在人际冲突中锤炼。

A、首先,让来访者连接到足够稳固的温暖,无论是咨询师带给他的,还是爱人带给他的,还是回忆与激活早年母亲带给他的。

足够稳固的温暖,而非孤立无援,是无惧指责的条件。

B、人际关系尤其是初婚关系中,难免争吵,而这个争吵,正是锤炼自我力量的机会,一宁曾在咨询中开玩笑说:

“如果你没有这个爱人,只怕你的强迫症康复不了,因为没有锻炼机会。”

我们多次发现,每次爱人不满所引发的躯体与情绪反应,与强迫症症状带来的躯体和情绪反应几乎一样。

最终达到不怕指责,在指责中也能做自己。

当在人际关系中能无惧指责了。怕犯错怕犯罪的强迫症症状也就跟着瓦解了。

抛开上述3点干预方式,如果只是想如何消除症状,可能是怎样的结局呢?

1、不进入婚姻,孤独终老,特别抑郁。本来访者数年前住院,就有显著的抑郁。

2、如果进入婚姻了,遇到冲突,容易退回到症状里,觉得自己有病。就如笔者一宁曾经在网上看到的某强迫症困扰者的帖子,困扰30年左右了,工作情况、家庭关系十分不好,症状依然不轻,但另一方面,甘愿给自己贴上“强迫症”的标签,因为这样就有了“我之所以工作家庭不好”的理由——都是强迫症把我害的,进而挽回一些自尊感。

总之,从意象/梦、人际关系/咨询关系、微妙的思维与性格特点入手,当这三个方面,被修正了,症状自然同步脱落。

为来访者保密是心理咨询的基本原则,本文发布前,已经过来访者审阅和同意。


评论区

昵称:   确认码: 加  等于? 

首 页 | 成功案例 | 强迫 | 社交恐惧 | 焦虑 | 疑病 | 失眠/养生 | 神经衰弱 | 抑郁 | 企业EAP服务 | 修心养正 | 心理咨询方法 | 婚姻家庭咨询
版权所有 一宁心理咨询(长沙)有限公司  地址:湖南省长沙市天心区中意二路中海环宇城0917室(当面咨询需提前预约) 电话:0731-85121517 15974211805 
网站ICP备案号:湘ICP备14012097号  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4301053998360602 术支持:斌网网络